<font id="zfj5j"></font>

          <menuitem id="zfj5j"><dl id="zfj5j"><nobr id="zfj5j"></nobr></dl></menuitem>
          <output id="zfj5j"><track id="zfj5j"></track></output>

          <font id="zfj5j"></font>
            <font id="zfj5j"></font>
              <ins id="zfj5j"><video id="zfj5j"></video></ins><font id="zfj5j"></font><font id="zfj5j"><span id="zfj5j"><thead id="zfj5j"></thead></span></font>

                    海獵人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逮魚技巧 >

                    米湖釣魚樂

                    時間:2020-12-24 00:13來源:海獵人

                     米湖釣魚樂

                     


                     米湖釣魚樂 - 海獵網-海獵人

                    米湖,在多倫多的東北,形狀像一粒大米,故稱米湖。這里是釣魚者的天堂,號稱每平方英畝的水面下藏著在安省最多的魚兒。七月中的一個周六,約上表哥一家,再次體驗一下米湖釣魚。

                    再次體驗,是我們在10來年前有過一次米湖的岸釣經驗,毫無懸念地說,鎩羽而歸。只是五月的米湖,湖面上不時跳躍的鯉魚給我們留下極深的影響,幾十次乃至上百次的鯉魚跳騰搞得我們視覺疲勞,連岸邊小孩兜售5元錢一條的大鯉魚都無心買。

                    這次釣魚,與漁夫們商定,如果釣不上魚兒,就買一條大鯉魚回來做熏魚吃,都說北美的鯉魚不好吃,這也不怕,經過十幾年的廚藝磨練,俺認定這水清草肥的地長大的魚能腥到哪里?大不濟,俺就將上海熏魚做成四川干鍋熏魚,把俺從淘寶買的貴州特辣朝天椒干辣椒,甘肅武都特麻的六月花椒,還有家中二十幾張香料統統用上,俺就吃香料味的了。

                    為了釣魚,周五晚上10點以后開始發面烙饃,醬牛腱子肉,這已經是俺家出門的標配,白吉饃加醬牛肉,做的在煙波浩淼的水面上,釣魚的人可以餓了就吃,好有力氣吃魚。全部搞定已是周六凌晨兩點,略睡片刻,五點準時出發,直奔米湖。

                    六點,在onroute買咖啡,只是tim horton大排長龍,就改買star buck了。繼續開車上路,只指米湖。到租船碼頭,有點小插曲,goolge map好像沒有Apple map好用,嗯,好像也是頭回感到區別。

                    船上的事就不多表了,只是那天微風輕拂,云層遮日,氣溫適宜,不曬不冷不熱,船穩不搖不晃,讓人心曠神怡。我們兩家租了一個平底帶蓬的釣魚船,四個有證的釣魚,三個無證的坐享清風,顧盼美景,來個洗肺之旅,用我表哥的話說是只坐不動就是多么的適宜。

                    最后7點回岸,共釣上大嘴鱸魚8條,鯉魚只見到一條死去多時,已殘缺不全的,活蹦亂跳的一條未見。只是釣魚的本事,湖面上高低立決,我表哥的孫子,船上最小的人兒,最后兩條魚,都是魚竿入水,不出三分鐘,起竿收魚了,簡直快成魚神了;匕逗,在野餐桌吃火鍋,兒子和老公抓緊時間清理干凈魚,九點回家,十點竟下起了小雨,心中感慨,多完美的一天。

                     

                    】】】】】】】】】】】】】】】】】】】】】】】】】】】】】】】】】】】】】】】】】】】】】】】】】】】】】】】】】】】】】】】】】】】】】】】】】】】】】】】】】】】】】】】】】】】】】】】】】】】】】】】】】】】】】】】】】】】】】】】】】】】】】】】】】】】】】】】】】】】】】】】】】】】】】】】】】】】】】】】】】】】】】】】】】】】】】】】】】】】】】】】】】】】】】】】】】】】】】】】】】】】】】】】】】】】】】】】】】】】】】】】】】】】】】】】】】】】】】】】】】】】】】】】】】】】】】】】】】】】】】】】】】】】】】】】】】】】】】】】】】】】】】】】】】】】】】】】】】】】】】】】】】】】】】】】】】】】】】】】】】】】】】】】】】】】】】】】】】】】】】】】】】】】】】】】】】】】】】】】】】】】】】】】】】】】】】】】】】】】】】】】】】】】】】】】】】】】】】】】】】】】】】】】】】】】】】】】】】】】】】】】】】】】】】】】】】】】】】】】】】】】】】】】】】】】】】】】】】】】】】】】】】】】】】】】】】】

                    鄉村夜釣

                     

                    除了兒時在家門前的小河溝跟伙伴們抓魚玩以外,我這輩子很少跟活魚有接觸,很少摸過釣魚竿。

                         我惟一一次釣魚,發生在70年代初,在我們全家被發配到農村生活勞動的年代。當時的“偉大領袖”發出號召,讓知識分子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我所在的大學就把領導人不喜歡的不太聽話的人都趕到農村?倲荡蠹s占三分之一。所謂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就是讓你跟農民一樣勞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除了繁重的體力勞動外,農村的生活非常艱苦。一年見不到幾次肉。我們全家就靠自己種的一點青菜度日。我經常為如何改善伙食犯愁。

                        我們當時居住的農村距離松花江很近,不到500米。松花江是中國東北的一條大河。河里有很多魚。村里有一個老頭常用網撲魚,賣給村里人。由于人多魚少,他都是賣給他的親朋好友。我去買了幾次,都是空手而歸。萬般無奈,逼的我只好另想辦法:自己釣。

                         我每天都要勞動,白天沒有時間釣魚,只能夜間釣。白天勞動一天,到晚上已經累的精疲力盡。只想盡快睡覺。但河里的魚又很是吸引我。我開始琢磨如何又能釣魚,又能不耽誤睡覺。記得聽人說過下懶鉤釣魚。我決定試試。

                        我到縣城買了魚弦魚鉤。在小河溝里抓了一些泥鰍,用做釣餌。晚上我跑到江邊,找好位置。每條魚弦上拴上十來把上了魚餌的釣鉤。把魚弦末端拴上個重錘(常用大螺栓)。用力把魚弦拋到江河深處。魚弦的這一端拴在一快石頭,藏在岸邊,以免被人偷。然后就可以回家睡覺。

                        第二天早起,早早趕到下鉤處,把魚弦從江里拉出?吹紧~弦上掛著的1尺多長的大魚(能吃泥鰍的只能是大魚),真是高興。拿到家,燉好,端上飯桌,孩子們喜笑顏開。我也感到很大的滿足。這就是我被逼釣魚的經歷。從那以后,我再也沒有碰過釣魚竿。

                    ------分隔線----------------------------
                    相關文章推薦:
                    重慶水煮魚

                          重慶水煮魚 上個周末據釣魚軟件說是釣魚好時機,貪玩貪吃的熊貓加當然不能錯過這機會。 果不其然,是滿載... [詳情]


                    釣魚的喜,驚,運

                          釣魚的喜,驚,運 天公作美,從它要完成的繁忙下雨任務中,給我們 12 個小時的好天氣,使我們一月前就計劃... [詳情]


                    周末小釣,來一盤泡菜酸湯魚

                          周末小釣,來一盤泡菜酸湯魚 周末本來打算去海邊搞搞肉。天公不作美,下起雨來。 下午四點過,天氣好轉了... [詳情]


                    一年一度釣魚樂

                          一年一度釣魚樂 今年的天氣可真熱,剛剛七月初,就已經像是進入三伏天了,和侄子一家越好,利用七月初單位... [詳情]


                    爽釣鱸魚比目魚:圣地亞哥灣, 一個適合全

                          爽釣鱸魚比目魚:圣地亞哥灣 , 一個適合全家游釣的好景點 長假期快到了,今天給大家介紹一個圣地亞哥適合... [詳情]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在線客服
                    欧美三级片免费观看,欧美男人与禽交的视频,玖玖玖精品视频免费播放,国产一级国产一级在线观看,99re6在线精品视频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