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致残,爱尔眼科遭员工举报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月26日,微博用户“幽灵满世界彩虹”爆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的又一起“医疗事故”。“幽灵满世界彩虹”称,自己在2017年3月1日成为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市场部员工,入职之后正赶上医院“亿元创收”的年度任务。等到她做完手术,不仅近视没治好,还成了十级伤残。

曾被抗疫医生艾芬在网络炮轰的爱尔眼科又爆出医患纠纷。这次的当事人,变成了爱尔眼科自家员工。

2月26日,微博用户“幽灵满世界彩虹”爆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尔眼科的又一起“医疗事故”。“幽灵满世界彩虹”称,自己在2017年3月1日成为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市场部员工,入职之后正赶上医院“亿元创收”的年度任务。为了这个目标,全医院各个科室都动员起包括亲属在内的各种资源,作为医院员工,尤其还有近视,“幽灵满世界彩虹”也成为科室的动员对象。只不过,等到她做完手术,不仅近视没治好,还成了十级伤残。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在发展过程中,爱尔眼科医疗事故不断,但公司营收一路猛涨。

前员工称手术后眼睛致残,至今申诉无门

2月26日,微博用户“幽灵满世界彩虹”爆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尔眼科的又一起“医疗事故”。

“幽灵满世界彩虹”称,自己在2017年3月1日成为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市场部员工,入职之后正赶上医院“亿元创收”的年度任务。为了这个目标,全医院各个科室都动员起包括亲属在内的各种资源,作为医院员工,尤其还有近视,“幽灵满世界彩虹”也成为科室的动员对象。

“医院员工为什么都戴眼镜不做手术”?在一些患者的“灵魂追问”以及业绩压力下,2017年8月,医院屈光科室推出针对院内员工的“五折优惠”进行动员。戴眼镜的“幽灵满世界彩虹”,很快就成为几位医院领导的“动员对象”,被三番五次地关心“什么时候做手术把眼镜摘了”。最终,其“碍于情面做出了后悔终身的决定”。

2017年8月15日,“幽灵满世界彩虹”在其所在医院做了全飞秒屈光手术。“术后第一天我视力就0.25,经过这三年多的治疗观察现在双眼裸眼视力0.05,矫正视力0.2,视力持续下降,反复干眼,畏光,暗视力差,严重炫光(彩虹圈加星爆),炫光引起头疼,重影,飞文症,眼睛疼,眼痒,异物感,视疲劳,聚焦困难,视觉质量差,视觉迟钝,疑似圆锥角膜。”在她的叙述中,这显然是一次极不成功的手术。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其双眼视力情况目前已达十级伤残。

对于手术中的,“幽灵满世界彩虹”表示,术前自己有“先天性白内障,玻璃体混浊,眼底有数个病灶,眼睑闭合不全,疑似圆锥角膜,干眼”,但主刀医生彭院长并没有就手术方案、后遗症、禁忌症以及眼睛本身的病情与其进行沟通,“幽灵满世界彩虹”质疑主刀医生彭院长在故意隐瞒相关信息的情况下,直接对其进行手术。

“我术前近视300度不规则散光200度,双眼矫正视力1.0。爱尔眼科医院彭院长给我选择了一个最不适合我的手术方式,全飞秒手术。这种手术方式既不能解决不规则散光,又是所有术试中切角膜最多的一种手术方式。”这次手术后,“幽灵满世界彩虹”称自己被“无尽的痛苦折磨”。其表示,自己至今得不到应有的治疗,维权也得不到公平公正的鉴定结果(爱尔眼科与另一家医院的鉴定结果相左),三年多时间里,自己申诉无门,到处碰壁。在微博中,其对爱尔眼科提出包括“手术过程中主刀医生严重失误”在内的5点申诉。

曾被抗疫医生艾芬举报,公司医疗事故频发

作为一家全国最大的民营眼科医院,这不是爱尔眼科第一次因医患纠纷而引发舆论关注。此前在去年末,抗疫医生艾芬就曾在微博上爆料,自己半年前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右眼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后,视力不见好转,反而在10月份查出右眼视网膜脱落,几近失明。艾芬质疑,爱尔眼科的一系列不规范操作,成为导致其错失视网膜最佳治疗时机的根本原因。

事情被曝光后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今年2月9日,艾芬发布微博称已向武汉市卫健委医证医管部门递交了“实名举报湖北爱尔眼科总院医疗行为违法违规问题”的举报信。据艾芬透露,已于2月18日下午接到武汉市武昌区信访局工作人员电话,对方表示已经收到信访材料“一定会依法处理”。

爱尔眼科2月22日下午在互动平台上回应相关提问时,表达了“始终抱着最大的诚意”,希望“合法合规地解决医疗纠纷”。不过,艾芬对此表示“诚意来的太晚”,并提出了爱尔眼科的十大非诚意之处。

艾芬和“幽灵满世界彩虹”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裁判文书网上还有更多的类似医患纠纷案例。

其中,葫芦岛刘某的遭遇与艾芬遭遇颇为相似。2018年1月16日,刘某到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就诊,诊断为孔源性视网膜脱落后收入院,实施左眼行玻切手术,注硅油晶体植入。2018年1月25日刘某出院。由于术后视网膜再次脱离,爱尔眼科未能及时发现,导致硅油不能取出,失去再次治疗机会。最终导致刘某左眼失明。

2018年9月26日,患者苏某因双眼老年性白内障到玉溪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住院治疗,期间进行右眼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术+人工晶体植入术+玻璃体切割手术,术后出现右眼前房出血、玻璃体腔积血,造成患者右眼白内障术后右眼视力光感、光定位不准。

玉溪市医学会作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显示,苏某病例属于三级乙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二审中,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爱尔眼科赔偿苏某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6.04万元。

爱“尔眼”,还是爱“尔钱”?

对于前员工网络爆料一事,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时表示,对任何医疗纠纷都会合法合规地解决。这一回复并没有透露出太多信息量,也远不及应对艾芬爆料时的“诚意”。而在爆料中的”医患纠纷“之外,爱尔眼科为了创收而想出的“花式创收”手段,也引发外界关注。

爱尔眼科不是莆田系,但发展模式有相似之处。两个当过战友的湖南人陈邦、,在上世纪90年代发觉了承包公立医院科室中的商机,毅然决定跟风复制,买来机器放在长沙市第三人民医院,开始了“科室承包”做白内障手术的生意,后来又将业务范围扩展到激光治疗近视。莆田系习惯“老军医”、“一针灵”,陈、李二人则主打高价设备治疗。

“科室承包”的“院中院”模式在2002年开始受到原国家卫生部的清理。爱尔眼科的生意受到影响,一方面谋划转型筹建自己的医院,一方面其实还在监管的眼皮底下偷偷地继续着“院中院”生意。

2007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上发文,通报了卫生部查处12家医疗机构涉嫌违法行为的情况。通报称,2005年11月卫生部接到群众举报,“长沙爱尔医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内蒙古等11省、自治区的13家医疗机构承租科室,开设‘院中院’非法行医”。卫生部随即组织力量,于2005年12月28日开展统一调查工作,查实10省份12家医疗机构存在将科室出租给爱尔公司的行为。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幽灵满世界彩虹”原名桑林,其就职于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期间的主要工作为市场推广。据爱尔眼科2019年年报,重庆麦格为爱尔眼科持股95%的控股子公司。

“我那时候长期都在石柱(重庆下辖区县)下乡‘义诊’,实质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我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桑林称。

而根据《国家医保局 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开展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规范使用医保基金行为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规定,以“义诊”免费车接车送等方式诱导住院的,涉嫌套取医保资金,是重点打击的内容。

这背后的利益有多大?爱尔眼科2020年半年报显示,排在公司营收前两位的是屈光手术、白内障手术。其中尤其是屈光手术,毛利率高达54.39%,冠绝所有产品,也是公司营收的最大头。在桑林的爆料中,自己所在的爱尔眼科医院,为了冲业绩,动员亲戚朋友及社会资源做手术,屈光科室甚至对员工提出“五折优惠”。也正是在这波“冲业绩”的过程中,桑林进行了一场后悔莫及的手术,导致十级伤残。

虽然医患纠纷不断,但爱尔眼科发展迅猛。iFinD数据显示,从2009年上市到2019年,爱尔眼科的营收从6.06亿元增长至99.9亿元,增长了15.49倍;归母净利润从0.92亿元增长至13.79亿元,增长了13.99倍。营收、净利润呈现出了同步增长的漂亮曲线。而其市值,相比刚上市时的69亿元,也已经涨了近40倍,截至3月2日收盘,总市值达2814亿元。

对于这番成果,创始人陈邦认为,“公司的扩张速度还是有点慢。”

有行业人士表示,医疗行业是治病救人的行业,不能一味追求经济利益,放在首位的应当是患者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