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财投资投资理财】曾经的中国汽车第一城:跌入隆冬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落伍、追赶……再落伍、再追赶……

01 成为中国底特律

2012年,重庆市政府印发《重庆市汽车工业三年振兴设计》,要将重庆打造成中国最大的汽车工业制造基地。往后,时庆市市长黄奇帆多次在种种场所明确提出,要将重庆打造成中国底特律。

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工业制造基地,重庆是有底气的,也是有足够秘闻的。

1862年,北洋大臣李鸿章为扭转清朝衰微之势,开办了上炮局,之后从上海辗转迁往苏州,从苏州到南京,再从南京到重庆,成为战时中国最主要的兵工厂,孝顺了抗战所需60%以上的武器弹药。

这即是重庆汽车的——的前身。

战时最主要的兵工基地,不只让重庆在改造开放后有了长安汽车这样的支柱企业,也让重庆形成了生长汽车产业的工业基础。

1978年,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的顾明怀着忐忑的心情问邓小平,“汽车工业可不能以搞中外合资?”

令他喜出望外的是,邓小平说可以,“不仅轿车可以搞,重型车也可以搞嘛”。

两个月后,邓小平又对第五机械工业部提出:“你们90万人,至少要拿出一半搞民品。”

这两项决议直接促成重庆传统兵工厂向汽车制造业转型。

往后,长安机械厂确定与日本铃木互助,正式开启了汽车业的新里程。西南车辆厂、嘉陵机械厂、建设机床厂、江陵机械厂等传统兵工厂,也都与外企确立手艺和资金互助,转入轿车、重型车、摩托车等的生产制造。

摩托车、汽车,迅速成为重庆的焦点产业。到1996年在B股上市时,长安汽车已实现年销量7.2万辆,天下市占率17.7%,成为重庆龙头企业。

长安汽车的连续生长和对外互助,也让、电装、李尔、佛吉亚、伟世通等国际顶级零部件供应商纷纷到重庆,促成了重庆的汽车产业链进一步完善,并推动当地民营资源陆续向汽车业涌入,让重庆汽车业驶入快车道。

到2013年,除了拥有那时正如日中天的长安汽车之外,北汽、上汽、二汽等都在重庆设立了生产基地,中国泰半汽车品牌都在重庆生产,以为代表的重庆民营造车,展现出优越的生长势能。

在此基础上,重庆还进一步提出了“1+8+1000”模式来夯实其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其中的“1”指长安,“8”是要让中国前十位的汽车有七八个汽都在重庆生产,“1000”是要形成上千个汽车零部件的配套系统。

重庆有信心成为中国底特律,还由于其坚信两个大的趋势会继续:一是美国底特律过时了,汽车制造正在加速向中国转移;二是国家西部大开发会连续深入,汽车制造也会向西部偏重,而重庆汽车产业已经在西部独领风骚。

随后几年的生长证实,重庆的判断是准确的。

2014年,重庆汽车年产量突破260万辆,乐成实现“天下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的目的,往后几年,在长安的高增进之下,重庆汽车产业继续猛进。

2016年,长安汽车再创佳绩,并到达历史新高:昔时实现营收785.42亿元,净利润102.8亿元。昔时,天下汽车产量突破2800万,而重庆一地就实现汽车产量316万辆,连任中国汽车第一城。

然而风景之下,以长安汽车为焦点的重庆汽车产业潜伏危急。

02 危急来临

从2017年最先,长安汽车就越来越卖不动了。

年报显示,2017年到2019年,长安汽车销量从287万辆一起下探至176万辆,险些是断崖式的下跌。

凭证长安汽车最新战略“设计”,其非新能源营业到2025年都要砍掉,但看现在形势,CS75P、逸动p等燃油车型仍是它营收的主力。

用燃油车利润为新能源车输血,最终实现转型,这是长安汽车现在的整体思绪。但它在这个思绪的两头,都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燃油车方面,曾经为其带来伟大增进的合资品牌不灵了。

现在,长安汽车已竣事与日本铃木长达25年的互助。据内部人士先容,往后,“长安铃木就像没妈的孩子,很少有人理”,而且再也没有宣布新车。

铃木之外,其他合资品牌也都处在下坡道。“合资品牌整体都不行了,除去剥离的板块,长安福特、马自达跟随前没法比。”上述内部人士说。

典型如,耐久作为“利润奶牛”的长安福特,2019年的销量已从2016年的95.7万辆下降至18.4万台,不到巅峰时期的20%。

卖不动的效果,就是亏钱。2019年长安汽车净利润同比下降488%,亏损26.4亿元,长安失去“国产第一品牌”的头衔。

合资品牌险些整体迷恋,自主品牌也是危急重重。

新能源汽车新势力的横空出世,吉祥、传祺、荣威等平价车新晋势力的快速崛起,让一到两年才推出一款新车的长安汽车,已显著跟不上市场转变。

新能源车方面,长安这几年不只难言提高,甚至相较其他偕行,不停退坡。其新能源车2018年亏损2.7亿元,2019年亏损4.8亿元。

最严重的问题是,它在新能源市场没有一款真正的拳头产物。

长安不是没有对新能源的前瞻和预判。

2014年,国务院宣布《关于加速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作为彼时国产第一品牌的长安汽车,则在2015年上海车展上就展出过夹杂动力、插电式夹杂动力等新能源车,厥后也有种种起劲,但始终回响平平。

非但没有捉住新能源时机,还在燃油车上开倒车,这样的故事不只发生在长安。重庆其他车企,更是只有更惨,没有最惨。

力帆前董事长善,早在2015年就宣布了总额达52亿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提出要在2020年之前推出21款纯电动和夹杂动力车、实现累计销量50万辆。然而,到2020年,它已沦落到停业重组的悲凉田地。

数据显示,宣布停业之前的2019年,力帆累计销售2.25万辆传统乘用车、3091辆新能源汽车,最惨的2019年10月,它只卖出了6辆车。

力帆之外,如北汽银翔,重庆市政府和北汽连番输血也没有把它救活,在2020年12月停业重组;东风小康,也在连年亏损之后卖身东风。

就在长安开倒车的2017年,重庆便被广州逾越,失去中国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的职位,往后至今,它再也没有夺回这一荣耀。

数据显示,2019年重庆市汽车产量为138.3万辆,同比下降19.91%,不足2016年的二分之一。

剧痛之下,整个重庆汽车产业链都跌入隆冬。

03 痛定思痛

下滑之下,重庆一直在起劲。

2017年10月,刚刚当上董事长一个月的张宝林率领长安宣布了“设计”:在整个新能源领域投资1000亿元,2025年周全停售传统燃油车。

为尽快跟上节奏,长安还于2018年与蔚来确立合资公司。

但这条路走得不顺。两年多来,长安蔚来一再传出设计终止的新闻。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6月13日,首创人已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改由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接任。

一边曲线救国,一边自力重生。与蔚来确立合资公司的同时,长安也加速自身新能源的生长。

2019年,长安汽车确立全资子公司长安新能源,并引入长新股权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南京润科产投等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28.4亿元,成为海内第一家实现混改的汽车央企。

同时,长安汽车还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投入100亿元,加速推进新能源“大、中、小”三个平台的打造,以及新能源和智能化的融合。

现在,长安已与重庆两江新区签约,投资102亿元打造新能源产业园,作为推进“香格里拉设计”的主要载体。此外,长安新能源也在美国、英国等地组建手艺创新基地,针对新能源“大三电”前瞻手艺、新能源智能化融合手艺、氢燃料电池系统集成要害手艺等举行突破。

2020半年报显示,长安新能源已推出CS55纯电版、逸动EV、新奔奔 EV、CS15EV等新能源车型。“针对用户个性化需求,在平台上对产物举行迭代更新,就是长何在做的事情。”一名靠近长安的业内人士云云示意。

克日,与华为和宁德时代的互助,又为长安制造高端序列产物打了一剂强心针。“未来,宁德时代将为我们供应电池,华为就是智能化座舱的方案解决者。”长安汽车一位事情职员如是示意。

长安之外,重庆其他车企也在纷纷钻营改造,重庆市政府更是加大了支持力度。

2019年头,重庆下发了《重庆市加速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长若干政策措施(2018-2022年)》划定。划定明确,将对各级车企、研发机构、数据平台给予最高3000万元的配套研发支持,并起劲完善新能源车基础设施建设,到2022年,全市建成公用快充桩跨越4000个。

随后,重庆市政府又在《关于加速汽车产业转型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加速新能源和智能联网的生长,以此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明确了到2022年实现年产新能源汽车约40万辆、智能网联汽车约120万辆,成为天下主要的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研发制造基地的目的。

一批围绕新能源和智能联网的项目,也在加速推进中。

2018年,决议在重庆璧山投资100亿生长动力电池生产项目。现在,其“刀片电池”已全球宣布、正式投产,产能已达20GWh。

2019年4月10日,小康股份旗下金康SERES两江智能工厂,在重庆正式投产并宣布了首款增程型新电动汽车。该厂基于工业4.0尺度打造,实现了整个生产线的平台化、柔性化和透明化,被以为是重庆智造的瑰宝。

2019年8月30日,重庆工厂正式完工投产,成为其在全球的第五个全工艺整车生产基地、中国南方首个整车生产基地,这也是长城集工业之大成的高端制造项目。

2020年9月16日,海内首个国家氢能动力质量监视磨练中央建设在重庆正式启动。该项目预计将于2022年完工并投入试运营,将以磨练检测为焦点,建成氢能全产业链的测试评价能力系统。

2020年12月,力帆宣布通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换取为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合资企业。凭证公然资料,一系列股权穿透后,吉祥成为力帆新的现实控制人,也就是将接替尹明善成为力帆的新主人……

04 重庆另有时机吗?

重庆经济与汽车业深度绑定。

数据显示,至2019年,重庆现有汽车生产企业41家,汽车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比重高达22%,提供就业岗位40万个,孝顺税收104.9亿元。

2018年以前,在汽车业的拉动下,重庆GDP增速常年高于天下平均水平;2018年以后,受汽车业连续低靡影响,重庆GDP增速也下跌至平均线以下。

汽车业的未来,已是新能源汽车。

在《中共中央关于制订国民经济和社会生长第十四个五年设计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的的建议》中,新能源汽车已被明确列为重点关注产业。

在这未来趋势中,重庆有它的优势,但也面临越来越猛烈的竞争,一些传统的优势也正在被瓦解。最主要的是,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加入到对新能源汽车的争取中。

好比,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的互助。在上海政府的全力支持下,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仅用一年便实现了买地、建厂、拿资质、投产以及首批国产Model 3交付。按双方协定,特斯拉将在3年内完成750亿元以上销售额。

上海已经拥有上汽这样的超级汽车企业,现在再捉住特斯拉这个新能源之王,其在汽车产业的竞争力自然为虎傅翼。

有“最强风投契构”之称的合肥市政府,则通过对蔚来的百亿级投资,抢到了一跑新能源汽车的要害门票。

凭证合肥官方信息,蔚来中国将在落户合肥的5年内,打造千亿元产值的龙头企业,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生长,引领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天下第一方阵。

数据显示,安徽新能源汽车生产及销售量现在已占天下整体市场的近13%。天下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示意:“合肥正在试图通过结构新能源汽车来实现“换道超车”。”

除了以上两地,北京、广州、长春、沈阳等传统优势都会,杭州、深圳、、宁德等新兴工业都会,也都在政策驱动以及龙头企业的动员下,增强着对汽车产业的筹码。甚至,理想汽车原本设计在重庆生产,也被常州截了胡。

数据显示,2020年1至11月,重庆市汽车产量、产值同比划分增进12.9%和12.2%,增添值增进10.2%,产量、增添值增速高于天下16个和3.9个。

连续几年的颓势,正在被扭转,但群狼环伺之下,重庆想要在新的竞争中王者归来,另有许多硬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