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吉投资】“印度票仓”阿米尔·汗遭遇滑铁卢,《印度坏人》开启内地院线“三日游”?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中国观众又见阿米尔·汗,只是这次“印度良心”光环不再。

从去年大热的《摔跤吧!爸爸》到今年的《神秘巨星》、《起跑线》、《茅厕英雄》以及《印度合资人》,海内院线所能看到的印度引进片在题材上的套路已经有些“千片一面”,即基于本土国情社会现真话题的锐利和无法复制。此次《印度坏人》是个推翻,有时刻推翻也意味着高风险。

与民众已习惯的显示社会现实的印度影片差异,阿米尔·汗《印度坏人》属于典型的宝莱坞大片,讲述了一群揭竿而起、反抗英殖民统治的“印度坏人”的故事。纵然有新鲜的题材、纷歧样的视效体验、阿米尔·汗的保驾护航,但没有现实题材“护体”的《印度坏人》首日票房仅卖过一万万门槛。

影片在印度本土市场更是愁云昏暗。制作成本高达30亿卢比(约2.9亿元人民币)的《印度坏人》于11月8日上岸印度院线,在公映日当天取得了超5亿卢比(约5000万元人民币)的票房成就,打破了印度影史公映日和单日票房纪录。但开局的好成就并没有维持太久,较为负面的观众口碑评价源源不停,现在影片在印度本土只取得约15亿卢比(约1.5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成就,IMDb评分仅3.5分,成为阿米尔·汗近十年口碑最低影片。

承载了太多期待的“印度良心”阿米尔·汗,正在遭遇滑铁卢。

阿米尔·汗“失灵”:

《印度坏人》本土扑街、

中国首日票房不足万万

《印度坏人》改编自菲利普·米多斯·泰勒的小说《坏人的忏悔》,故事靠山发生在1795年,时为东印度公司殖民统治印度的时期,讲述了一段草根坏人反抗英殖民统治的故事。由阿米特巴·巴强饰演的阿扎德向导了一群“印度坏人”般的自由斗士反抗英国东印度公司,阿米尔·汗则一改昔日荧幕形象,在片中饰演的是个江湖骗子,并被英国指挥官派出来渗透到“印度坏人”中伺机捣毁其巢穴。

影片在中海内地市场战况若何还需考察,但影片的本土显示着实差强人意,口碑低迷的同时,票房亦是一起暴跌。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坏人》已跨越了2017年由萨尔曼·汗主演的《黎明前的拉达克》,成为了十年来票房亏损最严重的印度影戏之一。印度院线因影片票房惨败受重创,团结要求署理分销商退款。

据悉,影片在印度上映前,出品刊行方亚许拉吉制片在天下的署理分销商便要求各大院线和自力小影院签署票房保底协议,票房保底协议也是印度影戏市场常用的手段。基于影片的高投入和阿米尔·汗的小我私人品牌的保障,此次《印度坏人》保底票房数值约莫在140亿卢比,和印度影史票房冠军《巴霍巴利王2》的票房成就差不多。因而亚许拉吉制片的分销商在影片上映前便已经提前获取暴利,且在影片上映后的税后票房收益中更是拿到了12%的分成,无奈《印度坏人》税后停止第二周末仅仅14.595亿卢比,外洋累计865万美元,最终票房或将难以突破20亿卢比大关,被本土票房专家正式评级为“灾难”。

无独占偶,《印度坏人》在由中海内地公司创世星引进前,也曾设计签下价值11亿卢比(约1亿元人民币)的保底协议。但据媒体报道,这项保底协议已被作废,主要的缘故原由照样在于《印度坏人》在印度本土票房成就和口碑评价的不尽人意。不外也有行业新闻人士称,“生意已板上钉钉,没有转变的余地。”

出于对中国市场的重视,“背水一战”的《印度坏人》中海内地院线版本由阿米尔·汗凭证中国观众的喜欢而亲手操刀,剪辑了一个更相符中国观众观影习惯的版本,最终影片时长为141分钟,比印度版的164分钟削减23分钟,该做法犹如此前上岸内地院线的《摔跤吧!爸爸》。

纵然诚意满满,可在本土票房口碑双失利后,《印度坏人》在中国市场亦无惊喜。究其缘故原由,《印度坏人》最显著的缺陷要数剧本不够上乘,人物情绪不够丰满。自《三傻大闹宝莱坞》以来,阿米尔·汗险些是次次刷新印度影史票房纪录,其以往作品最大的特点之一即是剧本、故事、人物足够悦耳。固然,这也可以看作是阿米尔·汗欲跳出恬静区追求新的突破,试图给观众带来一部纷歧样的印度大片,《印度坏人》的动作排场、视效均足够有排场,惋惜印度本土早已有《巴霍巴利王》系列的“珠玉在前”,未达预期。

而在中海内地市场,虽然观众对印度引进片有着相当的善意,然则善意偏向于现实题材,《印度坏人》植根于印度历史环境的剧情,未必能引起海内观众共识,从特效排场出发,海内市场已经见惯了好莱坞视效的排场,尤其在年底《毒液》《海王》等超英大片连续不断的袭击下,影戏市场更盼望扎实的内容。

作为印度“良心”,更是印度“国宝级”演员,阿米尔·汗遭遇职业生涯重创,与此同时,印度影戏也迎来了在华的“阵痛期”。

“三汗”亦整体放哑炮,

内忧外祸下的“印度热”

迎来最大幅度降温?

去年,一部《摔跤吧!爸爸》以豆瓣评分9.1分和12.99亿元的票房成就在中海内地影市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在掀起“印度热”的同时,也让阿米尔·汗重新被海内观众所熟知。

彼时,为了《摔跤吧!爸爸》,阿米尔·汗增重28公斤后又耗时5个月狂甩25公斤,敬业之心以及借助影戏对印度社会的孝顺,让海内观众大叫其为“印度良心”。现在,《印度坏人》在印度本土失利,在与“Cinestaan”网站的对话中,53岁的阿米尔·汗示意愿意takes "full responsibility"(为这部影戏的失败负全责),并示意自己明了只有一小部门观众会喜欢这部作品,作为一个演员,他想对那些无法从中追求到兴趣的观众示意歉意。

遗憾的是,不仅阿米尔·汗,“印度三汗”今年似乎整体失灵。

众所周知,印度有三汗:阿米尔·汗、萨尔曼·汗(《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苏丹》)和沙鲁克·汗(《阿育王》《我的名字叫可汗》)。阿米尔·汗《印度坏人》以30亿卢比创宝莱坞投资新纪录,但在全球局限内所收票房远不及该数额,纵然上岸了中国市场,但影片只是有望止损些许,事实上映三日后就要迎来预售“王炸”的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效果已成定局。

另一边,住手上周末,由萨尔曼·汗主演、耗资15亿卢比的《生死竞赛3》整体未达收支平衡,影片在IMDb上评分仅有2.1分;沙鲁克·汗主演的《Zero》(《宝莱坞零度之恋》)在印度公映首日仅收2亿卢比不及预期,加之不太理想的口碑评价,随后票房不涨反跌,现在该片本土最终票房展望为10亿卢比,而制作成本则为20亿卢比。据悉,《ZERO》预计将在2019年3月上岸中海内地院线。

“三汗”失灵的印度市场厮杀依旧猛烈。住手现在,今年宝莱坞最乐成的作品为取得了跨越40亿卢比本土票房的剧情传记片《一代巨星桑杰君》,在宝莱坞历史上仅次于《摔跤吧!爸爸》,导演为曾执导过《三傻大闹宝莱坞》和《我的个神啊》的拉库马·希拉尼。而来自南印度克莱坞的科幻影戏《机械人之恋2.0》更是以近50亿卢比的本土票房力压宝莱坞《一代巨星桑杰君》,成为今年印度本土票房最高的作品,该片已确认将由环鹰时代引进中国市场。

毋庸置疑的是,近年来中国市场已重新成为印度主要的外洋市场之一。仅就今年来看,从《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到《巴霍巴利王2:终结》、《茅厕英雄》、《苏丹》,以及《嗝嗝先生》、《老爸102岁》、《印度合资人》和此次的《印度坏人》,险些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部印度引进片泛起身海内院线。

中国市场对印度影片热情尚在,但类似《摔跤吧!爸爸》以及《神秘巨星》的高票房征象已不复存在,印度影戏在华票房以抛物线状呈整体下滑趋势,平均票房已经回落到了1亿左右,甚至小几万万的低水准。

从一哄而上的热情,到现在的反映平平,走下神坛的印度影戏正在中海内地市场遭遇大幅度“降温”。接下来,随着《宝莱坞零度之恋》《机械人之恋2.0》等影片的相继入局,印度“低烧”能否被救治?不妨且行且看。